小程序&&公众号
资讯首页 出售资讯 商业动态 人物专访 国内楼市 优惠活动 看房日记 工程进度 新房资讯 本地楼市 租房资讯 楼市焦点 政策法规

走蜜雪冰城的路,零食集合店在四线小城疯狂扩张,加盟商开始卖不动了

2023-06-24 10:22:02 点击 评论

“这里一两年内就涌入了十几家零食连锁店,包括赵一鸣零食(需求面积:150-300平方米)、零食搜寻、怡佳仁、零食很忙(需求面积:80-120平方米)……”这些年,李承阳一直在负责国内某零食集合店品牌的招商工作,他常常奔走于广东、湖南、江西等省份的三四线城市和县城,目睹了零食集合店“占领”小城市的过程。

“这些零食的价格差不多是超市和便利店的七八折,囊括饮料、休闲食品、网红零食等,非常对年轻人的胃口。甚至有些门店刚开业,附近的便利店就倒闭了。”李承阳说。

如今,在湖南、江西等省份的不少城市,一条街上出现四五家零食集合店已经不足为奇,甚至在一条商业街相距几百米的地方,有两家同一品牌的集合店同时营业。这些零食集合店已成“犄角之势”,互相“争食”,抢夺客流。

零食真的很忙

在方寸之地抢生意外,更大的“战争”在资本层面打响。今年3月,赵一鸣零食宣布获得来自黑蚁资本、良品铺子联投的1.5亿元A轮融资,这也一度成为2023年最为重磅的新消费融资案例。

赵一鸣零食起步于江西宜春市,最初只是一家炒货店,此后才开始销售零食,并在2019年正式开出第一家零食店。次年10月,在开放加盟之后,赵一鸣也走出江西,在安徽、广东、广西、福建等地的三四线城市和县城扩张。截止今年4月,其门店数量已经突破1100家。

另一家正处在高速增长期的零食集合店品牌,是与赵一鸣零食名字很相似的零食有鸣。2021年4月,零食有鸣完成数千万元战略轮融资,由云麓资本及天使投资人何劲鹏共同投资,云悦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。截至2023年3月,它已在西南、华南、华中开店超1200家,并计划于2026年将开店规模扩大到16000家。

势头同样凶猛的还有来自湖南长沙、被称为零食界“蜜雪冰城”的零食很忙。2017年,在房地产公司做营销策划的晏周辞职创业,和几个朋友一起在长沙新开铺桥下开了一家零食小超市。2019年,晏周正式成立零食很忙,此后其门店在长沙迅速扩张。

不过,很长一段时间里,外界对零食很忙知之甚少,直到2021年5月,红杉中国、高榕资本、启承资本、明越资本联合出手,帮助零食很忙完成融资2.4亿元,这个品牌才开始走入公众视野。

此后,零食很忙开始走出湖南,大举布局全国。在开放加盟之后,其门店数量飙升,官方数据显示,截止去年11月,零食很忙宣布全国门店数量已经突破2000家,年销售额达64.5亿元。

根据驼鹿新消费不完全统计,2022年休闲零食赛道共计有11家相关企业获得融资,融资总金额约为13亿元。华泰证券食品饮料研究组认为,相较传统门店,零食量贩店性价比高(便宜约20%-30%)、SKU包装小且品类丰富、社区店居多聚焦下沉市场、总部直采直供、运营效率突出都是其优势特点,因此其将零食集合店渠道形容为休闲零食行业的“新一轮渠道红利”。

眼下,为了争夺这一红利,在资本的助推下,零食集合店品牌们正在掀起一轮开店风暴。

走蜜雪冰城走过的路

过去几年,拼多多、蜜雪冰城的崛起验证了平价和下沉市场的潜力,而同样瞄准大众群体、以平价作为产品定位的零食集合店们也在悄然成长。

李承阳告诉时代财经,近两年来是零食集合店业态发展最为迅速的一段时间,而恰恰就是这段时间,线下卖场和超市受到电商以及疫情的冲击出现收缩,这对长期依赖线下渠道的零食销售造成不小的影响。供应商们很难找到销路,便将目光瞄准了街边的零食专卖商铺。有人抓住这一商机,随即成立了零食集合店品牌。

传统的零售模式下,零食从出厂后会经历区域代理、经销商、零售商等多个环节,为了获利,各个渠道层层加价,最终推高终端零售价。零食集合店则尝试绕开中间环节,直接与品牌厂商或者更上游的代理商对接,砍掉中间环节,让利给消费者。

“和传统商超、KA渠道不同,零食集合店一般不会向品牌方收取进场费、陈列费、条码费和促销费,这能让厂家节省了一大笔钱,产品的价格自然就能降下来。”李承阳说。

这也让上游的零食商们对零食集合店青睐有加。今年3月,恰恰食品(002557.SZ)在接受机构调研时,被问到在零食集合店渠道的最新进展,其表示目前正在和零食很忙、赵一鸣等渠道合作试销。

另一零食品牌商盐津铺子(002847.SZ)早已将零食集合店作为拓展销售渠道的重要方式。财报显示,2022年,盐津铺子在零食集合店渠道放量显著,月销额提升至3000万元,占其总营收的12.44%,其中仅零食很忙的月销售额就超过2000万元,成为其第一大客户。

零食集合店暴发的另一个原因是庞大的下沉市场。2022年10月,林子秋在广东某县城加盟并开设了一家名为零食奶爸的集合店。在她看来,自己门店最大的优势就是平价,除了低定价外,每月还会定期做促销活动,进一步贴近当地的消费水平。

不同于良品铺子等只卖本品牌产品,林子秋店里的SKU多达上千种,涵盖水饮、水果、坚果、饼干、糕点和膨化食品等。“550ml装的农夫山泉卖1.3元/瓶、500ml装的可口可乐2.5元/瓶、乐事薯片2.9元/包。很多零食可以整袋购买,也可以散称,五六十块钱就能买一大包零食带回家”。 林子秋告诉时代财经。

价格亲民、种类繁多的确让零食集合店大受欢迎。在今年春节,随着外出人口的回归,林子秋的零食店随即成为当地的网红店,“高峰时期,每天营业额有三四万元。”

“闭店潮很快会来”

零食集合店疯狂扩张也吸引了众多创业者的目光,但殊不知,随着千店、万店铺开,经营者们也正面临着挑战。

首当其冲的是高昂的开店成本。根据官方资料,加盟一家赵一鸣零食店,需要筹备60-80万元综合费用,其中,加盟费为3.8万元,保证金2万元,管理费800元/月,装修费用为8-12万元,设备费用为7-10万元,首次进货费18-25万元,这还不算门店租金或店铺转让的费用。

而开一家零食很忙的费用也不低。根据官网信息,如果不考虑门面租金和转让费,一家常规门店前期投资所需资金在50万元左右。单个门店的具体经营情况根据门店位置、面积大小而不同,且所有门店从开业到完全打开市场需要6-12个月的新店培育期。如果单个门店的日正常营业额在10000元-15000元,大概需要一年半至两年回本。

“除了加盟费之外,小的加盟店每次拿货就要几万到十几万元,大的品牌备货动不动就要一二十万元,再考虑到每个月一万多元的店租和员工工资,每个月的经营成本并不低。”林子秋告诉时代财经,

在开业半年多的时间里,林子秋也感受到零食店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。“最初招商经理说,产品的毛利率有30%-40%,但我现在发现个别产品毛利率只有6%。在总公司考察时,产品的价格确实比较实惠,但等开店自己拿货后,有些产品不是缺货就是涨价。”她说。

今年,除去春节、五一等节假日,林子秋的零食店销售情况并不算好——正常工作日,店里的销售额基本上只有几千,甚至几百元。

销售额的减少很大程度源于当地零食市场的激烈竞争。据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,林子秋所在县城就有超过8家零食店,包括零食仓、零食很忙、零食有名等。上述品牌近期也大多提出要进一步增加门店密度,比如,零食很忙表示将深度下沉县镇,赵一鸣零食也透露,每个县城可以开设3-5家门店。

乐观的品牌们仍在找机会突围,赵一鸣零食在拿到融资后,就在加快开店步伐。其官网显示,加盟商从签约到选址再到开业只需30天,目前它们正以每月新开超过100家门店的速度快速扩张。而去年一年,零食很忙新开了1200家门店。

但有悲观的声音认为,零食集合店的窗口期已经在关闭。刘超长期在广州做快消品的批发生意,他告诉时代财经,零食行业讲究高周转,而作为终端渠道,零食集合店大多靠着融资和加盟费用扩张和经营,一旦融资不利或是加盟收缩,其现金流会受到的影响。

此外,零食集合店想要触达到各个渠道,无疑要付出巨大的成本,相比之下,经销商无需门店,人工成本也要低不少。在刘超看来,零食集合店“砍掉中间环节,直接对接厂家”的做法看似美好,但风险犹在。

他直言,零食集合店的商品和门店风格越来越同质化,无法形成差异化竞争。可预见的是,和其他消费品加盟品牌一样,不久之后,零食集合店也将会出现一股闭店潮。

要知道,在零食集合店抢占市场的另一面,是零食的生意越来越难做。今年一季度,不少零食企业出现了卖不动的局面。其中,良品铺子(603719.SH)营收为23.85亿元,同比下滑18.94%;三只松鼠(300783.SZ)营收19.00亿元,同比下滑38.48%;洽洽食品营收13.36亿元,同比减少6.73%;来伊份(603777.SH)营收为12.12亿元,同比下降7.8%。

对手越来越多,生意越来越难做,等待零食集合店们的可能是一场血雨腥风的洗牌。



用微信扫一扫,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热门园区